产品试用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产品试用 >

  • 黄宾虹混沌黝墨臭愈香(图)
  • 作者:管理员 发布日期:2021-10-27点击率:
  •   听老辈人说,他老人家的书房里一股宿墨的味道,见朋友来了,很高兴地捧出一大卷画,你挑,随便挑。人家看他画得乌漆墨黑,不晓得什么东西,凑近一闻,臭不可闻,几乎昏倒。所以对大师赠画的要求往往会婉拒。

      他们不知道,黄宾虹用的是宿墨。所谓宿墨,即隔宿之墨,墨汁久存,水分蒸发浓缩,墨色最黑,常用于最后一道,有画龙点睛之妙。但宿墨有渣滓析出,极易枯硬污浊,笔墨功夫要求极高。黄宾虹最善宿墨,每于画面浓墨处点以宿墨,使墨中更黑,黑中见亮,加强黑白对比,画面更加神彩焕发。但宿墨这“宝贝”也有令人“讨厌”的一面,宿墨浸泡既久,因天气原因发出熏人臭味,画面完成,衣服都被熏臭。

      黄宾虹活了90多岁,声名远播,但是以怪出名。1939年,日本画家中村不折和桥本关雪委托画家荒木石亩来看望黄宾虹,并设宴招待北平画界同道,黄宾虹这个怪老头竟然谢绝赴宴。1949年,北平伪文物研究会推举黄宾虹为美术馆馆长,如果放在当今一定争个你死我活的,可黄宾虹百般推托,坚持不就。可见,黄宾虹在解放前就已经成就大名。新中国成立后,黄宾虹还去北京和干过杯。

      你看他的用笔,苍劲老辣,古拙浑朴。用墨更是常人无法想像。他老人家的山水画,初看平平,似无物可寻,最要命的是,有的树不像树,山不像山,纵横散乱,混沌黝黑,有的黑压压一片,有让人透不过气的感觉,有的简淡艰涩,寥寥几笔,你说这老头的画晕人不?后人评论他的山水画四个字“黑,密,厚,重”令人震撼。而黄老头的绝密技术就是用墨专家。

      那个时候不太有人知道,黄宾虹是徽人,家里开过墨肆,曾经自己亲手点烟做墨,他蓄在砚中的宿墨,都是墨中极品,他出门写生,也从不用别人的墨,全靠自带。他曾说:“画用宿墨,其胸次必先有寂静高洁之观,而后幽淡天真出之。”只是黄老怪的一己独门绝技,高洁之处,嘿嘿,怎么能够让当年的人民大众点赞啊!

      年谱上记载,某次冬寒,北京的一个什么公园办画展,实际就是拉几根铁丝把画晾着,和庙会相仿。黄宾虹的学生怂恿他拿几幅画去,卖了添置冬衣,不料只售去一张小画,黄宾虹就把钱留给学生,嘱他买双棉鞋自穿。

      正当黄宾虹准备与时间赛跑,再创辉煌之时,死神却悄悄地向他袭来。1955年2月,黄宾虹被医院确诊为晚期胃癌。3月24日,他在弥留之际断续吟出:“何物羡人,二月杏花八月桂;有谁催我,三更灯火五更鸡。”25日晨,这位20世纪伟大艺术大师与世长辞,终年92岁。

      时光戏弄人啊!临终大师遗愿,将毕生累积的所有画稿、诗词文章手稿、画作、金石书法,全部捐给国家。嘿嘿,这么一大堆臭烘烘的东西,捐给谁?浙江美术学院说,哎呀我们这里地方小,放不下。最后浙江省博物馆勉强收下来。